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以不变应万变的“证券巨擘”尚福林

2008-12-01 09:48:06 来源: 中国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NTER>

证监会主席尚福林

尚福林为黄金期货正式上市发令。

在全国人大会上守候证监会主席已是证券记者的惯例。当红光满面、脸带笑意的尚福林出现在列席代表通道时,记者们立刻蜂拥上去。

稳重、低调、务实,这是知情者对尚福林的评价。当你直面这位中国证券界的巨擘时,你确实不得不为这位山东汉子的坦诚、沉稳、求实、睿智所折服……

低调入“市”:股市大跌给初接帅印的新主席出难题

央行、证监会、农行在长安街坐北朝南,三者的实际距离不会超过10公里。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周小川从证监会走到了央行;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尚福林从农行走到了证监会。

周小川是2002年12月28日去央行上任的,此前的12月27日,尚福林已经在有关方面的陪同下到证监会和部下见了面。见面这天的上海股指是1382.97点,说市场给了中国证监会第五任掌门人一个“下马威”恐怕并不过分,手捧这份见面礼,尚福林想乐也难。

到2003新年首个交易日,市场给履新不久的尚福林又来了个“下马威”。2003年1月2日,沪综指下跌37点,创下1999年6月8日以来的新低。股市极度弱势,悲观气氛浓重。当时的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市场现状对尚福林来说不全是坏事,应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也许,股指位置当时相对较低,确实能为尚福林提供向上做多的空间,但是市场继续深幅下跌一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作为证监会主席的尚福林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股民对“尚福林”三个字会寄予如此厚望,就在尚福林到任一周之后,上证指数一扫前期的阴霾,出现了连续的上涨,在2003年1月14日两市发生“井喷”行情,当天上证指数开盘在1386点,收于1466点,单日最大涨幅达到80点。对此,坊间一度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尚福林”意即“福临股市”,中国股市这下终于有希望了!

一如传说,尚福林确实低调得可以。除了职务所要求的几个讲话之外,初来乍到的中国证监会新主席没有急于接受媒体的访问(实为“追问”),也没有在上任之初大张旗鼓地提出自己的独特主张,这与水深火热的中国证券市场对他的期望形成了鲜明反差。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尚福林没有做事情。尚福林曾是一个军人,他强调作战首先要摸清“敌情”。主政伊始,他就对证监会各部门以及各位负责人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调研”要求。尚福林给属下的各部门及各特派办总共下达了14项调研任务,调研范围涵盖了券商、基金、上市公司、投资者结构、期货市场等多个命题。他希望借此来真正摸一次证券市场的“底”。不露声色的他,无声胜有声。

在履新之初,尚福林更多的是以拜年为由默默辗转于沪、深交易所考察。在深圳券商和基金公司的座谈会上,尚福林终于发出他的声音:要树立对证券市场的信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研,尚福林认为自己已经初步摸清市场的“底”了,在沉默之后他开始显示军人本色,坚决地出牌。是年1月底,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会议上,尚福林终于发表方向性讲话。业界人士当时分析认为,尚福林“坚持把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作为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坚持证券市场的发展要服务和服从于国民经济的全局”的提法,说明新一届监管层已经在思考包括国有股减持等在内的历史遗留问题,只要有相应措施出台,市场信心有望重塑。会上,尚福林提出:“既不能割断历史,又不能迷失方向;既不落后于时代,又不超越阶段。”让市场一再回味。

是年3月27日这一天,深沪股票大涨接近3%,就被市场广泛传说成是尚福林正在上海与券商座谈的原因。看来,尚福林的确有自己的工作方式,表面上波澜不兴,背后却在不断使劲。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市场的再度沉寂,“尚福林”三字也被解释成了“上涨幅度为零”。也许以股指的涨跌来衡量证监会的工作成效并不准确,但市场却是以其独有的敏感见证着证监会的尴尬处境。

无论怎样,重视调研的尚福林已在默默地改变着中国证监会的行事作风,而这种改变也似乎已经影响到了各个层面。“尚福林还是蛮有新想法的,他的长处在于重视调研,而且在调研后能很快从中得出务实的结论,在执行过程中也是既坚定又灵活。当然,尚福林并非圣贤,他的调研活动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一位券商营业部老总这样说。无论如何,尚福林倡导的调查研究风尚带来了新的工作气象,有人说“这是他在证监会最大的贡献”。

青云有路:每一个台阶的历练都是一个特别的课堂

有人把中国股市比作火山,把坐证监会主席的位子比作坐火山口,尚福林为什么会被挑来放在火上“烤”呢?当年,在确定了周小川另有任用之后,流传在圈子中的猜测原来并没有尚福林这个人选,可以说尚福林的上任出乎市场的意料。但是当人们了解了尚主席的经历和性格之后,或许能对决策层的选择增添一份理解。

尚福林出生于泉城济南,18岁参军服役,22岁转业到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樱桃园分理处,有着5年金融实践经验、已经是党支部书记的尚福林27岁回到学校,在北京财贸学院(现首都经贸大学)主攻金融专业,毕业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一干就是18年,从副处长、处长、副司长、司长到行长助理和副行长,一个台阶都没有落下。

大学时期的辅导员王福珍老师对尚福林仍然记忆深刻:“他在学校里就是这样,特别稳当。”尚福林在校时曾担任班长和党支部宣传委员,在他的带领下,这个班成为北京市教委评选的先进班级。尚福林的大学同班同学说:“我感觉他人很稳重、务实,看问题很客观,从不盲从激进、人云亦云。大家有心里话都会找他谈。”

现首都经贸大学金融系系主任贾墨月老师回忆说,尚福林在学校里就表现出很强的钻研精神,学习上遇到什么问题,弄不明白决不罢休。特别令贾墨月老师感慨的是,尚福林参加工作这么多年,仍一如既往地非常尊重自己的母校和老师。2002年10月,金融系举行校友庆典,尚福林举着一个大蛋糕走进来,让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都感到亲切一如当年。一位同学回忆起尚福林时说:“毕业以后,他虽一路顺风,但从不摆架子。遇到同学有事相求,从来都是尽其所能,给予帮助,从不推托。还像是我们的老班长。”

1982年,毕业后的尚福林由于品学兼优,成为仅有的两名分配到央行工作的同学之一。在其后漫长的工作中,尚福林一直保持着年轻时代的钻研精神,而他在上学期间就表现出来的稳健、务实,也成为他工作中一贯突出的特点。

据了解,1993年,尚福林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跟随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处理“三角债”。期间,尚福林的铁腕和效率被朱镕基发现并深得其赏识。在央行期间,货币政策发生了一系列的转变,尚福林是为数不多的全程参与了这些政策的制定或实施的人之一。

这一年,已经取得了硕士学位的尚福林,考入西南财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的曾康霖教授。他的博士论文《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研究》曾受到导师的高度评价。此后,尚福林先后编著了《中国货币政策信贷政策与制度》、《中国金融运作全书》、《金融担保实务全书》等书。尚福林的论著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又有高瞻远瞩的理论思想,体现了一名金融市场中的实践者的睿智和思考。

尚福林在央行工作期间,正好是中国银行业全面向市场化过渡的时期,可以说尚福林见证了一个历史时期。央行货币政策的职能部门也是三易其名,从当初的资金管理司到计划资金司再到后来的货币政策司,虽然只是名称上的改变,但在尚福林看来却是一种职能的演变,是一种更加适应市场经济的职能的到位。通过这一系列的转变,货币供应量的控制逐步成为宏观调控的一种手段,利率、公开市场操作、再贴现这些调控手段成为金融政策与宏观经济的结合点,在这一过程中,尚福林成为主要参与者之一和见证人。

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尚福林也是记者关注的热点代表。

1994年,尚福林升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1996年升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成为一名年仅45岁的副部级干部,并加入核心机构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尚福林最终走上重要岗位,除了他自身的专业素质和领导才能外,也与他在货币政策司较长时间的历练有着极大关系。

曾经在他部下干了10年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尚福林特别善于观察部下,有时候他让你晚上赶写一个材料,第二天他一看稿子就知道你加班到多晚。据他介绍,尚福林在工作上极为刻苦,在任人行副行长的时候,大到货币供应量,小到各种专项资金如农副产品收购资金、扶贫贷款等等,事无巨细,永远有开不完的会,但他除了工作之外鲜有什么其他的特别爱好。

2002年1月,尚福林接手困难重重的中国农业银行,出任行长,统管全局。这位既拥有博士学位又有基层信贷员经历的行长,当年在国内金融业实属罕见。熟悉他的人说,尚福林是一个非常谦和低调的人,他的性格比较中庸,在事业发展上既不急躁冒进,又不故步自封,属于典型的与时俱进者,这一点从他当行长的中国农业银行会成为中国汽车信贷老大这一业绩中就足以证明。

在现在的技术官员中,尚福林没有海外学习的背景,不过这并没有妨碍他成为现任技术官员中出色的一员,他是一位从基层做起来的实干家。在众多财经官员中比较特别的是,尚福林曾经有过部队服役的经历。军队生活所塑造的严明纪律性和果断的行动能力,或多或少影响着尚福林的性格与他从事的工作。

在许多人眼里,中国证券市场在当年经历过“革命”性的阵痛之后,需要安心疗养。在中国证券市场的争论沸反盈天之际,尚福林无疑是一个合适的折中人选。难怪他的大学同班同学这样说:“我去过他家多次,他生活上很简朴,我相信,他担任证监会主席一职后,将会从宏观角度考虑证券市场的地位,会从保护股民利益维护市场公平方面做很多工作。”

挑战快乐:多次在“下课”的流言中挺立如山

上任后的尚福林感到这个职位扑面而来的压力,同时他也感到了有一种被挑战的快乐——他是那种善于在背后默默推动事情发展的人。待人接物上比较随和的尚福林,尽管没有什么官架子,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工作的魄力。

2005年4月27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主题为中国证券法律制度的专题讲座,主讲人是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专题讲座中,尚福林说,证券法律制度的核心任务是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证券市场秩序。他认为,进一步完善中国的证券法制制度,需要认真解决四方面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从证券市场改革和发展的实际出发,为市场创新预留空间;要进一步强化上市公司的责任,防范证券公司的风险;切实加强保护投资者特别是公众投资者合法权益;提高证券监管执法的有效性,增加相应的执法权限和手段。

中国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在部级干部中也许是最费心劳神的位置,因为只要股市一开盘,那么就有涨有跌,涨多怕狂热,跌多了担心不稳定,这根神经不由自主地就给抻得紧紧的。最要命的是,你每天面对的还是7000万时刻紧盯着这个市场涨跌的投资者,就是你不想给他们有交待,他们的千言万语也不得不令你提心吊胆。

2003年的夏天,尚福林在全国券商座谈会上确定券商发债的原则是扶优助强,会后,券商逼宫的传闻不胫而走。

2004年2月2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国九条”)后的首个交易日,当日上证指数从前一日收盘的1590点跳空高开,报收1623点,涨幅达2.08%。

无论对于中国证券市场还是对于尚福林个人来说,“国九条”的出炉都是件大事,市场人士将其称为“中国证券市场第七次重大政策利好”。可是有人数点2004年以尚为首的监管层的具体措施,除了2月的保荐人制度的正式实施外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关注,以至于在“国九条”出台一周年的时候,沪指从一年前的 1623点下滑至1188点。对此,部分市场人士将其归结为监管层对于已经濒临“寒冬”的券商行业进行严厉整治的缘故。大约在2004年9月前后,“尚福林下课”的小道消息在市场中开始流传,消息甚至具体明确了继任者。加上证监会相关部门的班底需要调整,整个市场内各种猜测满天飞。在谣言漩涡中心的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却始终一言不发,一直没有选择出来澄清事实,直到2005年年初证监会的主要班子成员调整完毕,传言才不攻自破。

2005年2月,市场再度传出尚福林将下台的呼声……

在“下课”声中,尚福林坚挺如故。其实,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平均任期也就是两年半,从刘鸿儒周道炯、周正庆到周小川概莫能外。尽管有关尚福林下台的传闻有多次,但让不少人大跌眼镜的是:尚福林在中国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上已经坐足了两年半。而今已经没有人怀疑,尚福林将是迄今中国证监会任期最“长寿 ”的主席,因为尚福林在他的任内启动了股权分置改革的试点,拉开了解决内地股市历史遗留问题的序幕。“好戏”才开场,主角怎么能轻易下场呢?

这就是尚福林,善于以不变应万变的尚福林。

尚福林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也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多年银行的从业经历养成了他沉默寡言、中规中矩的风格。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尚主席讲话极少脱稿,就是证券业协会召集的29次基金公司大会,尚福林也是照稿念稿,一句废话也没有,念完稿就抬脚走人,召集专家座谈会,更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说听意见就只带耳朵不带嘴。

“国九条”颁布之后,一直给人印象很谦和的尚福林,开始密集地出牌。中国证监会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继改革发审委之后,推行保荐制、试行股转债、试行新股询价制度、提出类别股东表决设计等等。当然,影响最大的举措是启动了股权分置改革的试点工作。

中国资本市场十分活跃,同时还有一系列亟须解决、完善的问题,这注定了尚福林是百姓眼中的一个热门人物。

2007年,尚福林大多时候是在给幸福中的股民们“降火”,他的“闲钱、闲时间、闲心”三闲理论颇受关注。这一年,他反复说,要始终保持审慎和清醒,切实增强忧患意识;要进一步夯实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内在基础,维护市场平稳运行。后一句话,他已经反复说了数年。(人物杂志)

甘力 本文来源:中国网 作者:吴志菲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拿他人车内已开启饮料给邻居喝 致1人死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