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谷时期快公司创业者日记

2008-11-05 11:16:29 来源: 中国企业家(北京)
0
分享到:
T + -

那是多让人怀念的场景啊——无数热钱盘旋在中国上空,中国蓬勃增长的消费市场给了人前所未有的信心;一个能聚集大量用户的互联网创意、一个遍布全国的渠道、又或一个让国人耳熟能详的品牌,借助资本助力,都能顺利踏上资本市场的红地毯,获得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PE,造就亿万身价的创业英雄。

不过一两年间,许多原来板上钉钉的钱永远拿不到了,依靠资本疯狂扩张的企业陷入尴尬,寄望上市能够解决或者掩盖的问题被无情地暴露出来;更可怕的是,中国经济和中国市场也不再像去年看上去那样可靠了。

没有任何行业、企业、个人能够置身这场全球经济危机之外。甚至对于习惯享受的女人,今年DIOR、PRADA的秋冬秀场,设计师们已经用职业装以及长摆的裙子暗示:“要出去工作!”

每个创业者都在最近一两年的经济过山车中被闪了一下,区别不过是程度不同。

我乐网、7天酒店、爱帮网、一茶一坐……这些原本各自行业中的创业明星,有的在行业的衰退中被迫转型,有的谨慎分配最后一批冬储粮草,有的凭借创始人以往的创业经验进入安全地带,有的则在经济低谷中逆势扩张。

对于那些还能继续活下去的创业型企业来说,眼下的低谷生存,不过只是它们的成人必修课。

2008年9月16日

雷雨大风

雷曼兄弟破产

雷曼兄弟破产了!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受次贷危机波及,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这是这一天全球最大的谈资。7天连锁酒店CEO郑南雁也听说了这件事,不过他无暇谈论这些。郑南雁要整理的头绪很多:7天原来计划2008年上半年上市却因IPO窗口的暂时关闭而搁浅;资金捉襟见肘,开新店的速度缓慢下来;更重要的是:行业这几年迅速膨胀又备受质疑,经济低谷到了,经济型连锁酒店还能拿到钱吗?

一场与7天连锁命运密切相关的会议正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进行,那是英联投资就投资7天连锁事宜召开董事会。郑知道,如果英联对7天的投资方案不被通过,即便他擅长“一分钱当成一毛钱花,但连这一分钱都没有了”。

林明安,英联投资中国区总裁力挺7天连锁。他认为:经济型酒店做大做强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成本,7天连锁的会员制度和强大的IT平台让成本比同业竞争对手低很多。至于管理团队,郑南雁则是天生的“省钱高手”,他的团队也非常善于学习。

英联董事会对7天团队毫无认知,最终令董事们决定投资7天的是以下一些数据:中国经济连锁酒店虽然保持了每年以90%超速增长,但还称不上泡沫。目前美国经济连锁酒店的市场份额是33%,中国还不足1%。“行业还有结构性增长空间,何况伴随经济低谷的总是行业洗牌。”林明安说。

同一天,爱帮网CEO刘建国正在准备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演讲,内容自然将涉及爱帮的生活搜索。不过刘建国知道各类网络公司的CEO更希望听到“如何过冬”——刘建国此前任百度CTO——成熟创业者的经验往往更有价值。

互联网是此番经济起落中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比如此前以“烧钱”为生的视频分享网站。一周之前我乐网刚宣布放弃视频分享业务,转型以“动感相册”产品为主的社区业务。尽管我乐网总裁张福兴曾表示“不会放弃视频服务”,但其低谷出局已是业界共识。依旧留在局内的竞争者日子也并没太好过,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不能再动辄拿到几千万的美元融资。昔日我乐网竞争者土豆,也正在眼睁睁看流量流失。

“方案通过了。”晚上,郑南雁得知英联投资的会议结果,他并未因此欣喜若狂。这仅是第一步,几次和资本打交道的郑南雁知道,从方案通过到资金到位还有许多环节,尘埃尚未落定变数还很多。

经济低谷中,传统餐饮行业忽然有了出位的机会。一茶一坐,这家来自台湾的餐饮连锁企业刚刚获得一笔23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之一是世界知名VC橡树投资(OAK),它将联合一茶一坐现有股东,推进一茶一坐上市前最后的冲刺。

除了一茶一坐,其他几家创业企业均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局促与尴尬。而这是他们一年以前从未想到的。

2007年2月13日

这一天,美国抵押贷款风险浮出水面。美国最大次级房贷公司Countrywide Financial Corp减少放贷,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New Century Financial发布盈利预警,香港汇丰控股也为美国次级房贷业务增加了18亿美元坏账拨备。

但是,其时正在创业潮和本土消费热升腾的氤氲中兴奋难捺的中国创业者和投资者,没有人觉得这样一条消息跟自己有多大的联系。

我乐网得到了它第一笔融资。自从2006年将用户免费视频空间扩容到5000兆并升级系统后,我乐网成了中国最大的网络视频短片分享娱乐网站。有人这样描述:“它缔造了一个网络人气巨大的、人与人之间互动更加真实、生动的视频分享交流平台。”

思伟投资、红杉中国、海纳亚洲联合注资我乐,具体金额不详。这必定不是笔小数目,因为其主要竞争者土豆、优酷也在忙于融资,单笔金额都在千万美元以上。甚至某些不太投资互联网行业的VC也蠢蠢欲动:“盈利模式未来自然会有,百度不也是先聚集了用户才找到盈利模式的吗?”

同样兴奋的还有刘建国,他刚刚创立了一家专注于生活搜索的新公司——爱帮网。此前刘建国任教北京大学时的学生陈华已经创建了一家生活搜索网站酷讯,顺利拿到投资,运转状况良好。

“生活搜索技术谁能比我们更强大呢?”刘建国反问到。如他所愿,爱帮网Beta1.0很快上线,率先推出“地点+生活服务信息”的复合式搜索,涵盖了1000万家生活服务类信息,成为全国信息量最大的生活搜索网站。全球三大投资机构之一的Matrix公司也向他们抛来橄榄枝,爱帮的第一次融资顺理成章。

7天的郑南雁撸起袖子忙着开店。现在是连锁酒店井喷发展的时候,虽然7天连锁三个月前刚得到华平资本注资,但竞争对手们也拿到了投资。物业争夺战甚嚣尘上,“稍微犹豫一下,物业就被别人拿走了。”郑说。竞争中的7天连锁已经连续两年保持400%的高速增长。

不仅是互联网、酒店连锁这些新兴行业,资本也在传统的餐饮行业掘金。重庆小天鹅、宏状元、真功夫等一系列中餐连锁企业相继受到VC追捧。一茶一坐恰好这在这时候完成第二轮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全国近50家分店成为许多白领休闲聊天的去处。这样的条件似乎离上市不远了。

网上正在流行一个词:“萌”。这个从日本漫画中来的网络用语,本指的是读者在看到美少女角色时,产生一种热血沸腾的精神状态。它似乎也很适合形容这时的中国创业界。

2008年6月3日

多云转阴

疯狂后的疲倦

今天距离北京奥运还有六十多天。虽然经济危机已经蔓延到欧洲,华尔街老牌投资公司也负面消息频传。这些却已经刺激不了中国人。中国正享受着北京奥运临近的兴奋和期待,各种公司也在梦想着把握商业机会。

“56怎么上不去了?”使用者们大喊。我乐网在全国范围内出现访问故障,官方机房故障的解释显然站不住脚。“其国外服务器被挟持了吗?”“我乐因内容涉嫌违规被相关部门查封了!”各类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此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可能与此关系密切。国家相关部门颁发了第一批网络视频牌照,我乐网没有出现在名单上。

在用户争夺近乎白热化的时候却失去了战斗的资格,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看看以下的数据,就可以从视频行业融资额度窥见这是一场多么盛大的“烧钱”竞赛:优酷融资共4000万美元,11月最新一轮融资2500万美元;56.com网站共融资3000万美元,12月最新一轮融资为2000万美元;UUSee今年3月融资2000万美元;土豆网融资2730万美元,4月最新一轮融资为1800万美元。

可以想像,我乐网和它身后的投资者感受的凉意。网站何时能恢复访问依旧是个谜,它第一梯队的竞争能力,恐怕就要因此丧失了(后经alexa数据证实,我乐网此次关站后日访问率下降了80%)。

与我乐的关站烦恼不同,刘建国的烦恼来自战略和管理。刚刚把爱帮“从小弯路上拽回来”,刘建国感慨:“把握方向真的很难!顺风顺水时的创业者总是无所不能,只有在低谷中缺点才会暴露出来。”

生活搜索在国外也是个新鲜事物。“最大的误区是我们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因为我们有强大的技术优势。”刘说,“只要与人、生活相关的,我们都热衷,”社区、博客,这些内容都曾被纳入爱帮的战略版图。看似简单,实则是长期持续的投入。市场好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去尝试。

大部分经历了2007年的亢奋的创业者正感到疲惫,或是因为行业激烈的跑马圈地,或是因为高速增长后凸现的内部问题。

财务数据证明,如家酒店年初收购七斗星并不成功,既没有有效整合七斗星资源,也没有为报表做出任何贡献。7天、如家、汉庭、莫泰,都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增长,它们的管理水平与文化,足以支撑这么快的增长吗?

“扩张当然有相当部分动因是资本方的极力要求,没有规模,怎么上市?资本方怎么退出获利呢?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也需要规模来降低成本,所以不得不扩张。”另一位从事酒店连锁的业者无奈描述他的感受,“但是扩张之后,标准化管理和人力都跟不上。”

7天原计划的上市时间已经过去,他们并没有像预期那样在纳斯达克敲钟。坊间猜测,7天是不是没钱了?这同时是连锁酒店遭受的集体质疑。就7天来说,资金虽不够乐观,但也说得过去。只是美国上半年的糟糕市场让IPO何时恢复成了谜。郑南雁不再说“纳斯达克上市”,而是“择机选择合适的市场”。

一茶一坐控股有限公司CEO陈定宗曾如此规划:“按照华尔街的标准,餐饮连锁公司要上市,需要两个条件:店铺数超过100家,当年利润超过1000万美金。我们预计,2008年底店铺数量可以达到100家,2009年的第二季度公司就可以上市。”

为此,一茶一坐加快了开设分店的速度,门店已经接近60家。融资后它的年均扩张速度增至20%,这一数字虽与动辄几倍的新型行业无法相提并论,但在餐饮行业内已属亮点。6月12日,小肥羊在趋冷的香港资本市场成功挂牌上市,小肥羊成为继全聚德之后的又一家内地中餐上市公司。

2008年10月10日

不详

缓行也得行

各大央行联手救市宣布降息。未来,大家都看不清楚。

互联网大会刚刚闭幕,爱帮网CEO刘建国完成了他的演讲。“不要因为大环境变化而惊慌,这时候更适合培育核心价值。”刘建国与同业者分享经验,“经济危机是一家互联网企业必须面对的挑战,就像遭遇过的其他艰辛一样。”

同样受欢迎的是一则大会花絮。搜狐IT调查评选了五项“互联网之最”,我乐网获得了“最倒霉视频分享网站”,评语是:我乐网在视频倒下了,能从SNS爬起来吗?

估计我乐网的管理团队没时间听这些评论。投资方自然不会让以前的投资“打了水漂”,传闻我乐网正在进行管理层调整。《中国企业家》数次与其沟通都被拒绝。

9月26日,我乐网正式推出SNS服务,其基于Flash小游戏的SNS平台正式上线,用户可通过添加组件的方式参与游戏。之前我乐还在网站融入“动感相册”,以方便用户仅通过MP3和几张照片制作类似于视频的流媒体文件。

幸运者现在庆幸也为时尚早。集体缺血的网络视频业还能走多远?

这时的郑南雁终于松了一口气,英联等机构的第三轮融资8600万美元已经到账。相对许多因投资搁浅被迫停止扩张的连锁企业,中州快捷连锁和咖啡连锁85度C等,7天的扩张可以继续进行。但郑南雁将放缓7天的开店速度,“要用这笔钱度过冬天。”

“连锁酒店是偏保守的行业,风险较小。”一位境外投资人这样评价。而本土VC反驳称:“如果经济形势恶化,不能再次注资给已投项目,那以前的投资也没有了。”不过他们都承认,这时候,类似的项目想进行首轮融资已经不太可能。

这是7天在这个周期低谷的经验:放缓开新店的速度,预留充分的现金,冬天多做些储备总能防患未然。

低谷中总有企业逆势而行。次贷危机以来沃尔玛股票不跌反涨,据说是因为人们需要更经济的日常用品。

一茶一坐此时再度获得融资,7家VC和企业集团共计投资2300万美元。CFO詹益洲回忆,沈南鹏只同他谈了一个小时就当场决定投资。

“中国这么多人总要吃饭吧?何况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这个高储蓄国家的基本消费没什么影响。”一位资本人士解释。不过外界对一茶一坐的并非一片赞美,融资代价可能不菲,因为投资方已经占了80%的股份且每家都有一个董事席位。

纳斯达克的中国概念颠覆者似乎已具雏形,连锁中餐同样可以被世界资本认可。詹益洲曾表示:“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中有41个连锁休闲餐饮品牌,有许多投资人对投资休闲餐饮有兴趣并且有深刻理解。”只是依现在美国的经济状况,不知何时才是赴美上市的适当时机。

乐观者大有人在。至少B2C网站红孩子CEO徐沛欣就这样想,出任红孩子CEO以前,他曾担任天使投资人,成功投资多个跨行业案例:“机会永远存在,低谷能成为企业的动力。制造业的行业低谷是产业升级的机会;新兴产业的低谷,比如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十几年后适度调整也不是坏事。将企业放在更长远的时间维度上,适应行业周期波动是企业必修课。”他甚至认为“一些有远见的企业家可以借机购买合适的品牌、渠道和核心技术了。”

任何经济形势下都有相应的产品或者行业获取发展机会。1929年经济大萧条时安全套行业就得到了蓬勃发展,知名品牌杜蕾斯(Durex)在那一年诞生。这一次,会托起谁?

戎一人 本文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袁茵 陈建芬 张宁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普通人还有机会财富自由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