岷江惊弓之鸟:都江堰市奎光路301号的紧急状态

2008-05-26 06:23:15 来源: 理财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岷江上游,尤其是干流的水能开拓空间已不大,而支流的规划此后完全可能发生改变

理财周报特派记者 江勋 陶喜年/文

5月13日,紫坪铺大坝十万火急!

5月13日,天龙湖大坝出现险情!

5月14日,太平驿水电站告急!

5月17日,北川湔江上游地震形成的堰塞湖面临崩溃,万人大撤退!

前往四川前,理财周报记者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三分钟地震之后,岷江是否发生裂变?但由于汶川一线的交通风险始终不能解除,始终未能遍访岷江上游的水电站。但从岷江水电桂冠电力和华能集团、国家电网等公司的灾情报告中,理财周报记者发现,地震后的岷江可能开始由造福转向为祸。

岷江水电损失可能达10亿

理财周报记者辗转找到设在都江堰市奎光路301号的岷江水电办公总部。该公司董秘肖劲松正把一包消毒药,塞进装满日常生活用品的汽车尾箱。

面对“岷江水电究竟在地震中损失多大”的问题,肖劲松始终眉头紧锁,三缄其口,最后丢下两句话就匆匆离去:“大家都在前线救灾。连这办公楼都还要重新检测。”

根据岷江水电公告,该公司962员工中已有10人死亡,1人失踪,3人重伤,剩余人员中还有80人未取得联系;旗下的铜钟电站、下庄电站、草坡电站和沙牌电站受损较为严重,这四家电站共计装机容量15.07万kw。而持股40%的福堂电站以及持股31%、装机容量8万千瓦的黑水冰川竹格多电站在本次灾害中损失均不大。另外,27条输电线路均严重受损。

虽然受损严重的电站均为岷江水电盈利能力差的资产,但如果做最坏打算,4座损毁的电站全部需要重建,联合证券分析师王爽给出的造价高达9亿元,加上变电站和输电线路,耗资将超过10亿元。

另外,岷江水电三个重大项目金川杨家湾水电站工程、汶川板子沟水电站工程、理县一颗印水电站工程均处在震中地带,投资分别为1.25亿元、0.29亿元、0.9亿元,合计2.45亿元,所以,岷江水电最终损失极有可能达到10亿元。

而另一个重灾公司桂冠电力公布,仅仅在厂房和设备方面的初步预计,直接损失在3000万。华能国际参股的天平驿电站一度爆发险情,目前尚无确定的损失评估。川投能源控股的田湾河公司和天彭电力凤鸣桥梯级水电站都受到较大影响,后者固定资产损坏严重,目前仍无资产损失评估。

加上四川电网60多亿元损失,已经无法统计的农村电网损失,以及如紫坪铺电站等未披露的电站灾情,三分钟地震,预计将摧毁岷江上游超过100亿元的电力资产。

岷江的一抖,已经引起了电力行业上下游紧绷关系的联动。在水电占绝对位置的四川,地震不但破坏了水电供应,对火电需求的刺激强烈,但多条交通命脉的中断,令电煤紧缺日甚一日。夏季用电高峰即将到来,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可能加剧。

水电建设的“囚徒困境”

绝大部分的水能都是地质运动的结果,所有的水电站都依赖水能。这样,畏惧地质变动的水电站,常常就注定要建设在脆弱多变的地质带上。目前没有谁能化解这囚徒困境。

岷江上游区域地势险要,水流湍急,干流水能资源蕴藏量428万kw, 可开发容量263万千瓦。

目前在岷江上游有大小29座水电站在运行,其中的已规划梯级电站有10座,从北到南依次为:观音岩(拟建)、天龙湖(18万千瓦,2004年峻工)、金龙潭(18万千瓦,2006年2月峻工)、吉鱼(10.2万千瓦,2005年峻工)、铜钟(5.7万千瓦,2001年峻工)、姜射坝(12.8万千瓦,2006年峻工)、福堂(36万千瓦,2004年峻工)、太平驿(26万千瓦,1995年峻工)、映秀湾(13.5万千瓦,1972年峻工)、紫坪铺(76万千瓦,2006峻工)。

已竣工9座梯级电站的装机容量总计216.2万千瓦,如果观音岩竣工,则可能达到230万千瓦左右,岷江上游一带的水力资源几乎开发殆尽。

正是在此紧张局面下,国内的电力巨头纷纷不断在岷江跑马圈“水”。资本大鳄金路集团实际控制人刘汉,就先知先觉一般斥资2亿元在1933年松潘大地震形成的叠溪海子上造出了两座电站。最后以27.3亿元的天价将天龙湖和金龙潭转手卖给了桂冠电力。

桂冠电力之所以力排众议,把天龙湖和金龙潭揽入怀中,可以通过财务报表看出一二。其火电业务主营收为15.53亿元,同比下降22.25%,其毛利率低至0.8%。而水电主营收18个亿,比增44.26%,毛利率为59.94%。这说明,备受煤电不联动之苦的桂冠电力,其水电业务实际上是业绩增长的主要力量。

而这一次地震暴露了梯级电站之间脆弱的连锁反应,天龙湖报险,整个下游都如坐针毡。

反过来,如果下游有险情,则上游水库就不能开闸泄洪。这一次岷江水电损失评估中较容易被忽视的就是,连续几座大坝出现险情,则在最后一个大坝修缮完毕之前,上下每一个水库可能都要受到牵制。

岷江上游的环保和自然能力的局部消失也受到人们严厉的关注。岷江上的密密麻麻的小水电站,在如此巨震面前更显不堪一击。根据目前灾情报告,龙门山震区有近400座大坝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毁。排查出1803座病险水库,在9个县形成了大大小小33个堰塞湖。

这种蚂蚁搬家式的电站模式在支流中更为明显,杂谷脑河形成了以狮子坪龙头水库为首的九级开发方案;黑水规划修建的“二库五级”电站;草坡河已有两个电站, 沙牌电站和草坡电站;鱼子溪采用两级梯级开发, 即鱼子溪一级、鱼子溪二级电站。

理财周报记者通过实地考察发现,岷江上游,尤其是干流的水能开拓空间已不大,而支流的规划此后完全可能发生改变。而相对安全的水能开发,可能隐藏在岷江中下游和部分远离地质运动的支流如大渡河。目前,岷江中下游规划的梯级有:板桥溪(3万千瓦)、沙嘴(25万千瓦)、龙溪口(46万千瓦)、犍为(25万千瓦)、东风岩、老木孔、偏窗子(74万千瓦)。

洪道聪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都30岁了,还这么不懂人情世故"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