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竹悲歌:十里东汽飘摇和剑南春破裂的千个酒罐

2008-05-26 06:22:40 来源: 理财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绵竹的三大企业:东汽、龙莽、剑南春同遭重创,“如果抹掉十里东汽,汉旺就是一块鸟不拉屎的地方”。

理财周报特派记者 江勋 陶喜年/文

东方汽轮机厂的悲剧,全国媒体早已铺天盖地进行详细报道,当理财周报记者走近那片已成残垣断壁的厂房,三三两两坐在废墟上的人们似乎已经开始变得麻木。

可能损失百亿订单

如何去描述东汽的灾难深重,都是不过分的。直接经济损失并不难计算,固定资产几乎全部报废,厂房损毁面积达到90%,死亡人数上市公司公报截至21日是97人,但这个数字与坊间甚至是此前该公司负责人对媒体的说法,相差甚远。究竟这场灾难在汉旺镇和东方汽轮机厂夺走了多少生命,至今仍是一个谜。东方电气的损失,李荣融给出的数字是超过50亿元,而东汽副总经理林光平的说法则是至少在70个亿以上。众多分析师给出的结论更加吓人,如果市场按照他们预料的,东汽手中的订单被迫让渡给哈尔滨动力和上海电气,则直接间接损失将超过100亿元。

理财周报记者通过东方电气财务报表发现,年报显示该公司固定资产为15亿元,根据一季度报告,其存货应在25亿元左右,而其预收账款达到245亿元,因此可以确信其订单应超过百亿。

国资委将东汽列为损失最严重的央企之首(其余为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华能国际、国家电网、中国化工集团),5月16日,这家最受伤央企的董事长斯泽夫在2007年股东大会上无尽感伤,泣不成声。

东汽与汉旺绝路分手?

理财周报记者在汉旺镇发现,不少灾民直愣愣地坐在工厂或家的废墟上,双眼迷茫,说不知道去哪里。而东汽和汉旺镇的前景也正如灾民们一样,没有人知道东汽会去哪里。

东汽的渊源是中苏反目。1965年,支援三线建设筹划在德阳的一个偏僻山区建设一个兵工厂。于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哈尔滨汽轮机厂和上海汽轮机厂的大批干部、职工奔赴四川,移民落户在汉旺或者德阳,那时这个厂叫做401厂,后来转为民用生产,职工上万。一个叫汉旺的繁华市镇崛起。一位王姓市民说,“如果抹掉十里东汽,汉旺就是一块鸟不拉屎的地方。”

但这个决策的风险系数直到后来才一一暴露。“实际上这里每一年半载就会来一次地震。”1969年从东北过来的关师傅说,“几十年过去都习惯成自然了,没想到来了致命一击。”

加上交通辗转不便,成本非常高,东汽产生了搬迁的想法,并已经逐渐将风电和核电资产转移到了德阳。东汽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地震之后,东汽确实有非常大的一股力量主张整体搬迁到德阳。而东方电气最新的公报也相当的耐人琢磨:“汽轮机的生产将通过清理、原地恢复或其他重建方式,尽快恢复生产。”

“那我们这些做小生意的去哪里?”一位姓刘的妇女问。东方电气与汉旺镇经过了几十年的同患难共呼吸,是否在绝境之后各奔东西?

同样,对未卜命运的惶惑笼罩在整个绵竹。因为绵竹的三大企业:东汽、龙莽集团、剑南春,都同遭重创。据我们了解,东汽员工上万,龙莽集团员工接近2万,剑南春集团3万余人,带动了整个绵竹的崛起。剑南春将固守一方清泉,但东汽和龙莽一旦因为地震的打击搬迁,绵竹极有可能就此从四川省十强县榜单上抹去。

搬迁也好,重建也罢,东汽都要考虑这样两个问题。一是夏季用电高峰来临,一些电厂急于投产,可能催促东汽外包,这必将降低其毛利率;二是一季报显示,公司的财务费用飞速增加,经过此次地震后,财务费用可能更为紧张。

数十吨原酒流进下水道

5月12日,绵竹遍城酒香。

进入绵竹市区,我们获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剑南春遭受重创:佳酿委地,雨水倒灌,厂房倾颓。这家极度渴求上市,并早已在资本市场若隐若现的中国著名白酒企业,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劫难。

开车的司机为我们讲述当日一幕幕像是黑色幽默的场景:地震之后的绵竹经过短暂的痛哭之后陷入死寂,只闻犬吠几声。

很快,满城飘起清冽的酒香,聪明的人立刻想到,这是剑南春的酒罐被震倒了。大街上酒水漫灌,已经淹了行人的脚踝。于是,不少市民拎着水桶蜂拥至剑南春,冒着余震伤人的危险去接酒喝。后来被剑南春拉起警戒线,人们被赶了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数十吨极为珍贵的原酒流入地下水道。

剑南春之于绵竹,与五粮液之于宜宾,茅台之于茅台镇,泸州老窖之于泸州一样,互为标注。剑南春的规模在绵竹的三大企业中也是首屈一指。在剑南春生产厂二区,剑南春的办公楼、研发和检测中心都出现了裂缝。生产厂三区,酒香依旧十分浓烈,垮塌十分严重。

该区毗邻绵竹市二环路,出于物流考虑而用于储存原酒和成品,可惜的是这是剑南春最老的建筑区。区内所有楼房均出现不同程度崩裂。迎面的主楼被折断,楼面倒塌。绕过围栏,侧面的原酒库房45度倾塌,墙体剥落,10个大酒罐全部破裂,内面尚有不知数目的成酿酒罐。而两个成品仓库也非常危险。一大堆从库房抢救出来的银剑南和绵竹大曲散落在地无人看管。区内的职工和家数只能挨着铁围栏搭起临时帐篷。可能是来参观这种难得景象的人太多,坐在花园边上的保安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

剑南春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说,剑南春在这次地震当中损失非常惨重,最新统计经济损失已达10亿,陈酿酒只抢救出60%左右,成品酒抢救出23万件合计一亿元。“但是剑南春的窖池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是我们值得庆幸的事情,如果窖池被毁,那么剑南春就再也不能酿制出原先的剑南春了。”

剑南春集团副总经理杨冬云表示,发生地震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把营销人员派往成都,与当地经销商沟通协调。

“对于已经下的订单,我们会照原价发货,但是数量肯定保证不了。”杨冬云还说由于陈酿酒包括15年陈酿和50年陈酿的损失都在40%左右,所以他们会在以后控制向市场的供应量,看来涨价似乎不能避免。“因为这批酒都是从地震时的储藏间里抢救出来的。”

上市之路更坎坷

剑南春,川酒六朵金花之一,向来与五粮液和茅台并称白酒第一集团军“茅五剑”。这无疑对川酒甚至对白酒行业产生微妙影响。

“损失大得很。”一位员工说。从成都和德阳的户外广告牌上,“剑南春年份酒 标准100%够年份”的广告频率很高。剑南春去年推出的“挥发系数鉴别法”的标准,被业界认为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研发成果。可惜,据我们了解,其推出的高端年份酒必须在陶坛中储存,但易碎的陶坛在地震中被损,最严重的地方几乎全部产品都受到了影响。

据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在5月16日股东大会上对记者透露,剑南春基础酒和陈年酒受到影响更大,最严重的有90%受到影响,其他都有20%~30%等不同程度影响,综合来看损失将近40%。据称,由于剑南春部分基酒都保存在上千个一人高的巨大土陶坛子里,在此次地震中,这些坛子不堪一击。

与此对应的是,水井坊、五粮液、泸州老窖和沱牌等川内名酒均发布公告,称地震基本无碍。

这场灾难在不同人眼里看出的是不同的悲喜。绵竹、绵阳和德阳等地,是中国白酒原酒生产集散地,国内很多白酒厂家都要依靠这些地区生产的原酒。

因此剑南春原酒供应的切断,将影响到不少国内白酒品牌的品质,从而间接惠及水井坊、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同属浓香型白酒的公司。

而有人建议剑南春拿这事去做事件营销,大干快上让年份酒赶上五粮液和茅台的价格,因为白酒行业相当尊重物以稀为贵的规律,越少的越贵,越贵的档次越高。话虽如此,睡在剑南春大门和围墙边的上万剑南春人,言语间充满颓唐,整个绵竹都沉浸在哀惜之中,“伤了这么好的公司,比伤两个人还心痛。”

实际上,剑南春之痛,该是痛在资本市场。关于“剑南春借壳上市”的“流言”,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盛传一次,其中与金路集团的几分纠缠,始终是乱花迷人眼。不过,剑南春内部股权过于分散,流落民间,不符合内地IPO条件,亦为业界共识。而此次遭此天灾,损失惨重,不可避免的削弱其现金控制力,更为资本市场之路添上一段阴影。

洪道聪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北大才女:成功不止靠努力,更靠策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