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南陕南调查:武都尹家湾164户人家的破碎危房

2008-05-26 06:22:03 来源: 理财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理财周报特派记者 徐崭 吴非/文

5月21日下午,火车在天水市的麦积区停靠,理财周报两名记者逼近此次汶川地震甘肃省受灾最重的陇南地区。

天水市处于地震辐射的外围。距当地百姓描述:5月12日下午,短暂的摇晃和晕眩过后,城市便回归平静,仅少数房屋因地震留下裂痕,但一顶顶帐篷则成了“瞬间”现身城市的新“建筑”:搭在路边街角的各色帐篷,有从商家处购买的,也有拿起自家油布囫囵搭建的,对余震的担心散落整个城市。不时可见一辆辆标有赈灾大字的大卡车行驶在大马路上,目的地是与天水市唇齿相依的陇南市武都、康县、文县等受灾县区。

赶回救灾的尹清富

从天水至陇南的首府武都需要车行7小时的环山路。因山石多为松软的黄色土块,风中含着黄沙。如果开着车窗说几句话,你的口中会含有沙粒。

与我们一同奔赴灾区的有押运着赈灾物品的大卡车司机,有志愿者、官兵,还有一个群体:灾区外出打工者。

尹清富,武都洛塘镇人士。为了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楼有多高,15岁时便离家远行,打工的城市遍及吉林、陕西、河南等地,至今已有10载。最近,他与爱人在上海浦西一承担多家笔记本电脑箱包生产的厂家落脚,开始新的打工旅程。

8.0级强地震来袭,顷刻之间,老家土木结构的房子被夷为平地。所幸,地震发生在下午2时多,家中老父母在地里干活,未受损伤。作为家中的顶梁柱,尹清富一得知地震便回家心切,只因道路堵塞的原因,地震发生后8天才踏上了回家的路。

尹清富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在外多年,积蓄无多,本想在上海的这家工厂“重新出发”,但这次只干了16天,便没有了后话。爱人同在一个工厂,但也只干了17天。这份历时仅半个月的工作,给两人带来了总计约1000元的收入,而这笔钱大多消耗在了回家的路费上。

作为孝子,尹清富能给老父母捎上的仅是在靠近武都的成县买到的一顶帐篷。“平时一顶帐篷大概值35元,现在已经贵到了100元。”

天生乐观的尹清富言语中总是带着笑意,但是苦恼就是那么硬邦邦地摆在那里。老父母的经济来源基本是家中的3亩地,地里的边边角角处种花椒树和核桃树,主要位置种玉米和麦子。靠天吃饭使得每年的收成波动巨大,尹清富称,收成好的时候一年也只能赚个5000来块钱。

尹家“灾后重建”的支出却不是一笔小数目。据尹清富介绍,如果盖回原来的土木结构的房子,需要约2万元;如果改建成抗震能力较强的钢筋混泥土结构,则至少需要5万元。

像尹清富这样外出谋生,在危难之时又迅速返乡的在当地不算少数。“大部分家里的孩子都出来打工了,只留下老人和孩子。”尹清富这么说。

5月20日晚上9时,记者一行到达了武都县城,尹清富夫妇仍需摸着漆黑的山路,往郊区的洛塘镇前行。

马街镇尹家湾村

武都是一个山城,山上的灾情明显重过山下。

5月22日上午,记者驱车前往武都马街镇尹家湾村,这是一个有着164户人家的村落,海拔超过1000米,崎岖、狭窄、未经好好修葺的山路让仰冲的汽车处境危险。

中午,记者到达尹家湾村时,正值村委会主任王英林和从县里抽调下村的党校教师胡建民挨家挨户视察村民灾后状况归来。一个武都山区独有的现象被道出:房子远观完好,近观则墙倒窗破,岌岌可危。

尹家湾村的房子皆建在山中,因为砖料运输困难,加之村民经济上的拮据,村民居住的全是土木结构的房子。这类房子的墙体基本为土砖累积而成,而土砖则取自于山中的黄土,由村民自己垒捏而成。

地震之时,村民多数在玉米地里锄草,见山中石块纷纷往山下滚落,又伴随剧烈的颠簸摇晃,立马回家探视,此时土墙已是四处倾倒。在一户村民家,记者见到了土墙倒塌,土块、土粉散落屋里屋外,空留三盆月季在屋前。

屋里的后墙往往比前墙厚实,村民的房子往往是倒了前墙留下后墙。但目前,后墙需要粗木棒的支撑才能维持不倒。记者发现,不少后墙支撑大梁的位置都出现了明显的裂缝。

胡建民介绍,村民现在都不敢居住在这些将倒未倒的房子中,而灾后重建已不是对房子修修补补的问题了,需要将未倒的土墙推倒重建新房。“这等于是房子在地震之时全部坍塌。目前的情况是,25%的房子倒塌,65%成为危房。”

对于村民而言,重建新房是一件违背“习惯”并破财的事情。一村民告诉记者,这种土房子砌得好不碰上地震,住个50年也没有什么问题。本来是一辈子只住一套房,现在则要被动换房。

而盖房的经济账也令村民头疼。王英林介绍,尹家湾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是花椒,去年每户人家大概收成200斤,以每斤10元计算,一个家庭这一块收入约2000元。依据2007年的甘肃年鉴的数字,甘肃农民人均纯收入1464元,而重建土木结构的房子至少需要2万元,一个家庭要不吃不喝多年才能完成重建家园的梦想。

至今,当地政府帮助受灾村民重建家园的政策及具体举措都未出台,面对居民盖新房子的难题,胡建民有些困惑,“这就是目前最大的难处啊。”

治标的工作当然也要做。目前,村委的主要工作就是劝阻村民住进危房,让所有人都住在户外。但是,帐篷的数量却相当紧缺。据了解,村里共分到8顶救灾帐篷,现在一个帐篷里要住上四、五户人家,而大部分村民则用几块油布搭建简易的帐篷,凑合着住。面对村里将来的居住问题,王英林也是一筹莫展。

所幸,在地震中尹家湾村无人伤亡,而村里人花了大力气建起的钢筋水泥学校只出现了些许裂缝,并无大碍,是村里受灾最轻的建筑。

在马街镇,像尹家湾村这种村落还有不少,受灾情况类似,村民们都面临着灾后的居住难题。

学生之痛

在尹家湾村,学校是最出众的建筑。在尹家湾村所在的山上能够看到武都县城全景,学校同样是最醒目的建筑。

武都第一中学在群山环抱之中,地震之时,无数黄色山石从山上滚落,顿时黄烟滚滚,有如重回古时战场。据学校办公室主任王长青介绍,地震之时1名学生在校外,被坍塌的房屋压死,其余学生并无伤亡。

地震对于这所有着3000多名学生的学校的影响体现在两处:教学、办公场所紧缺;高三学生面对即将来临的高考心存忧虑。

学校的办公楼已经出现了多处明显裂缝,省一级测评机构已明确此楼不可复用。王长青表示,办公地点出现短缺,课堂也少了很多。“我们已经向教育部申请了40顶帐篷,每个帐篷大约能容纳40名学生一起上课。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余震,很多学生肯定要在帐篷里上一个学期的课了。”

据悉,学校在地震之前就有了建一座占地160亩新校舍的计划,地震打破了旧校舍的空间秩序,新校舍的筹建进程在加速。

高三学生在临近高考之时则遭遇了心理难关。

5月22日下午,记者在武都第一中学看到,操场成了课堂,也成了寝室。在偌大的操场上,校方临时搭建起10顶帐篷供即将迎接高考的学生住宿、上课之用,一顶帐篷里往往住着二十来位学生。

高三文科女生刘慧明说,和她同住一顶帐篷的有两个班的借宿生,一半住男生、一半住女生。虽然陇南高三学生的高考时间已然推迟,但是刘慧明仍然心存担忧。“天气本来就热,帐篷里闷热,没有心思看书。现在是冲刺阶段,以前怕数学拖后腿,现在什么科目都怕考不好。回家去的同学也是住在帐篷里,街上的麻将声、讲话声肯定也影响他们的复习。”

刘慧明细声细语地告诉记者她的梦想是考上重点大学。

“油橄榄大王”破灭的梦想

据说,武都的老大爷如果患上心血管疾病,家中会备上一瓶橄榄油,每日清晨喝上一口,有助健康。

合适的纬度,不冷也不太热的气温,加之干燥的气候造就了武都盛产油橄榄的特点,14万亩油橄榄树的种植面积占全国43%,橄榄油的产量更是达到全国83%。在武都,亲朋之间送油橄榄炸出的鲜油比送白酒更能体现独到的情谊。

世博林油橄榄有限公司是武都三大油橄榄公司之一,理财周报记者走访了这家受地震之灾的企业,其种植环节受损较大,榨油环节正常。

世博林总经理秘书张明康向记者介绍,世博林在武都拥有2000亩油橄榄种植地,共种植了大概800棵油橄榄树,没有自然灾害,每年大概能产上百吨油橄榄果,按照15%的出油率计算,可以生产15吨左右的橄榄油。

世博林的种植地就在公司一侧的山上,地震令其受损。“今年的油橄榄产量肯定会出现减少。”张明康表示,地震出现山体坍塌,一些油橄榄树被压倒,更为严重的是基础设施遭受严重破坏。

据了解,通往果园的公路,果园里的蓄水池、滴漏等设施都遭受了严重破坏。以每公里山路50万元造价计算,4公里山路意味着200万元的支出,蓄水池、滴漏的重建也需要大笔资金,其中光直接通往每棵树的管子加起来就要几十万元。

张明康认为,橄榄油生产这一行业有着明显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特点。前期需很大的基础设施投入,而后期,特别是武都橄榄油生产三大企业已经共同申请了原产地保护,利润来的相对容易。而本次地震对于总资产尚只有2000万元尚处发展前期的世博林来说,将是一次不小的灾难。

陕南殇

在被地震波及的省份里,陕西省较为严重。由于邻近四川,汶川地震波及陕西省10个市,其中,汉中、宝鸡、安康震感强烈。截至19日15时,陕西省共死亡114人,受伤3017人;倒塌房屋102696间,损坏房屋597112间;紧急转移安置灾民479668人;全省震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63.2227亿元。

陕此次震灾造成全省危、损房屋量多、面大,特别是学校、医院受损比较突出,水库、公路、电网等重要基础设施受损严重,地质灾害风险加大,抗震救灾形势严峻,恢复重建任务繁重艰巨。

陕西省有关方面统计,汶川地震造成汉中、宝鸡、安康等地的道路、桥梁损坏被毁,交通中断;部分地区房屋倒塌,电力中断。在受灾最为严重的略阳县,房屋受损面积达到95%以上,工业一度瘫痪。

地震使汉中、宝鸡、安康、咸阳等区农业遭受严重损失。截至5月15日,全省渔业受灾面积8865亩,水产品成鱼损失1609吨,苗种损失596吨,受损鱼池3546亩,网箱养鱼540亩,造成生产用房倒塌裂缝6984平方米,渔业办公楼房倒塌及裂缝7660平方米,渔业经济损失3284万元。此外,地震还使陕西省一批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病险水库险情加重,成为目前最大的安全隐患。

从交通方面来看,地震导致西安铁路局管辖内宝成线、阳安线、襄渝线、宝天线多处线路和行车设备受损,其中,宝成线因线路受损严重而中断。公路方面,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共有1条高速公路、3条国道、4条省道,共计30余处塌方、落石,3处挡墙垮塌;共有9座桥梁不同程度发生了裂缝等灾害。电力方面,来自国家电网的数据显示,地震后,陕西两座220KV主变停运,三台发电机停运。用电负荷减少约150万千瓦,累计停电台区2475个,影响到25876户。

受此影响,略阳钢厂、四○五厂、宝鸡太白金矿,以及部分锌、铝冶炼厂被迫停运或关闭。据安泰科信息开发公司预计,停产可能会持续至少半个月。这将给以铝、锌冶炼等矿业经济为主的当地经济带来一定影响。此外,地震还引发了大量次生地质灾害。地震导致钟宝寨、石马湾、庆家宅和渔洞河水库大坝发生渗水,危及到当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5月17日,受地震灾害影响损失严重的渭南市遭遇强雷暴、强降雨夹冰雹袭击。造成全市21.3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16.28千公顷,房屋损坏27间,直接经济损失2.15亿元,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2.13亿元。

洪道聪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没有"睡后收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