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显微镜:4个私募惊恐的23亿现金和13亿筹码

2008-04-28 06:29:45 来源: 理财周报(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国石油顽石刚落地,紫金矿业工商银行又添两道新符咒

记者 侯媚娜/文

4个私募的“4·24”

香港对冲基金合伙人M正在广州出差。

4月24日凌晨1点,三个手机几乎打爆了。和合伙人之间讨论决策、和相关信息源沟通、与内地基金经理沟通、与香港同行沟通,还包括和监管机构的高层沟通。

早晨九点钟,M约了官方人士见面,喝茶的工夫里证实了一些信息,“让我做出了正确判断”。

当日下午,M很快地与内地某公司基金经理以让利达成协议,对方接下了M早先在中石油上的做空单,皆大欢喜。“当然,我手里还留了三分之一的货,观察一下大盘,不排除会有震荡行情,如果近期确立涨势,我会选择抛出锁定利润。”

凌晨时分,自称“两栖动物”的丁福根在研究盘面、分析政策和盯公司年报。

前一天老丁向几乎所有朋友发出提示,“不留现金,通通变成股票。”此外,他还快进快出做了一把权证。“当时就是一种感觉,官方信息已经很明确了”。

面对24日的报复式暴涨,老丁在当天抛出了前两天买入的所有股票,“统统抛光”,身边的朋友几乎也选择了相同的做法,“暴涨要留意一下。”

“工商银行当日成交了8亿股,上证成交接近2000亿,量放得太大。”不看盘的少帅吴国平这一个星期来都在盯盘。

“未来还要盯一个星期,这段时间盘面是关键点。”在2990点选择瞬间满仓的吴国平,在24日得到了最大的回报。

“今天的情况正常也异常,暴涨正常,量大异常,后市不敢非常乐观。”

4月24日,做大波段的吴国平选择满仓等待,打算晚上去看刚上映的大片《功夫之王》。

4月24日这一天,学者兼私募的李振宁没有买卖股票,仓位自3500点起一直保持满仓。

“我没有一直看盘,经常有些其他事。”李振宁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中国经济没什么大问题,食品和原油上涨在国际上都不算核心通胀指标。股市跌下来还是会涨回去,何况这次中级调整已经基本接近黄金分割点0.618位置,也就是2960点左右。”

李振宁举出1994年刘鸿儒三大策略救市的例子,一周从300多历史低点冲至700多点,涨了近乎一倍。“政府一救市,几个涨停板亏损就补回来了。”

买,不停地买

4月24日,上证成交1956亿元,深证成交772.7亿,较前日放大一倍。

“这几天主要是共同基金在买,否则谁有那么大的资金来护盘。”丁福根判断说。

24日强劲买入的不仅仅是大资金,还有中小股民。

由于沪指高开6%,除ST板块,多数股票都以6%涨幅以上开盘,多数股民在当天高位买入,有些甚至在涨停板上杀入。深圳股民LISHIGANG一大早就把所有资金杀入股市,并且告诉所有朋友“买入,不怕”。

没有来得及在前一天杀入抄底的资金,加速流向权证板块。权证交易在4月24日当天骤然放大,深发SFC2等4只认购权证涨幅超过20%,武钢CWB1收盘涨幅高达33.99%,总体成交量合计735.6亿元,较前一日暴增六成。

沪深股市24日放量大涨,上证综指深证成指双双出现9%以上的巨大涨幅,创下近七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两道新符咒

看不懂的是紫金矿业。

4月25日,40倍发行市盈率的紫金矿业登陆上证交易所,盘中最高涨幅208.56%,收盘13.92元,涨95.23%,报71.8倍市盈率,成交103.5亿元。同日上市的濮阳濮耐、三力士涨幅惊人,分别为213.15%、164.39%。市场好转,但新股开盘中貌似又一波炒新浪潮发力,令人疑虑“中石油”又来。

“这是典型的恶炒新股。40倍发行市盈率是市场选择结果,和H股价格接近,企业怎么会拒绝卖个好价钱呢。”上海睿信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李振宁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金子值钱,股票不一定值钱,矿业股更是如此。”李振宁指出,美元近期有走强趋势,国际金价也一直在下跌,如此暴涨并非合理。“不过,紫金矿业的市值比较小,高开盘也不会造成像中石油那样的拖累大盘的效果。”

在多数个股连续涨了3天以后啊,权重股大非解禁的恐慌又来。4月24日,工商银行涨7.82%,收盘于6.81元。当日,工商银行发布公告,发行价格为3.12元/股的28亿战略配售股将于下周一开始上市流通。二季度中,近2130亿元的银行限售股还会接踵而至。

丁福根认为数量巨大,行情有待观察,由于工商银行是“A股定海神针”,届时限售股解禁的抛盘会产生什么结果目前还难以预计,未必不会像中国太保中国平安那样股价走低。

李振宁则认为,既然是战略配售股东,必然不会轻易抛售,而且通常“利空总是会提前消化,一般流通股上市总会上涨”,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影响的。

“政府周三发布印花税政策可能是想替工商银行护盘,如果周末发布,就太明显。”一位私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无法预测的后市

4月22日,58家基金旗下346只基金一季报披露完毕,基金一季度累计亏损6474.99亿元,亏损额已经达到去年全年整体收入的一半以上。

“如果不是基金亏损到了这么严重的程度,也许政府不会这么迅速地出台救市策略。”丁福根对理财周报记者说,“这几年基金业管理着大量老百姓的钱。前两年发展靠的是政策红利,一季度没有政策红利,现在的亏损很可怕。”

21世纪报系评论员熊仁宇认为“用新的印花税下调和取消来对付阴跌的市场是机会主义式的”。同样,在印花税调整之后的利好中,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也都相继成为了市场投机者。

重大利好掩盖了一切。

在23日忍痛割肉的一位股民向理财记者表示,“我知道美联储什么时间定期开会,可以预期在会上发布减息。但是,我不知道财政部、国税总局会在什么时候推出救市措施,没有征兆,所以我放弃了。”

“当2990点只是出现小小一瞬间,就被资金突然拉起,已经表明市场的底部出现了。”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如此评述道,“尽管是重大利好,普遍暴涨表明了市场还是政策市,假如已经推出了股指期货,4月23日做空的资金方全部都会爆仓,以后谁还敢做期货,政府不被骂死才怪。”一旦确立政府救市,很有可能出现的是一个单边上涨的市场。“在目前这个点位,政府更加没法推股指期货,谁会是做空的傻子。”

张伟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