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仓再调查:唐建喊冤 我只是一个研究员

2008-04-28 06:20:59 来源: 理财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记者 李晔斌/文

一年之前,时任上投摩根成长先锋基金经理唐建因老鼠仓事件被媒体曝光。

一年之后,证监会就该事件做出处罚决定,对基金史上“老鼠仓”第一人的违规行为下了重判:永久市场禁入。

业内人戏称,异常详细的唐建处罚决定简直是一份调查“老鼠仓”的案例教学,证监会将调查细节公布这么详细,也许意在召告天下,基金经理只要做了老鼠仓,监管方总有办法查出来,过去不少人像唐建这样“小打小闹”一只股票赚个几十万元的,“防侦破”不会到滴水不漏,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不服终身禁入,唐建辩解

4月21日,关于唐建和王黎敏的两份市场禁入决定书正式见诸媒体,这两份来自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决定书分别认定王黎敏市场禁入7年和唐建终身市场禁入。

市场禁入决定书出来第一时间,记者联系唐建,次日,原本约好的面访因为唐建的理疗改为了电话采访。唐建说,自己大半年来一直都在家休息,准确地说是养病,因为当基金经理和研究员时期经常出差并且处于高度压力环境下落下了很多病,他的肠胃、心脏都不是很好。

“终身市场禁入”,采访中唐建多次提及这个词,对此判决存有意见。

唐建辩解的核心仍然集中在他是否有意违规买卖新疆众和获利。

证监会处罚决定最后表示,如对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三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申诉与否,唐建表示还在考虑之中。

证监会处罚决定公布后,王黎敏保持一贯沉默,手机开机无人接听。

唐建一辩:我只是研究员,没有权限

在4月21日公布的处罚决定书上描述:2006年3月,唐建任职上投摩根研究员兼阿尔法基金经理助理期间,利用“唐金龙”证券账户累计买入“新疆众和”股票60,903股,累计买入金额76.49万元;全部卖出所得金额105.45万元,获利28.96万元。

2006年4月至5月,唐建还利用福山路营业部“唐金龙”资金账户下挂的“李成军”证券账户、东方证券上海浦东南路营业部“李成军”证券账户连续买卖“新疆众和”股票的机会,为自己及他人非法获利123.76万元。

在此之前的多次沟通中,唐建都向记者表示,相关账户买卖新疆众和期间,他仅是研究员身份,没有权利操纵基金买卖某只股票。

关于这点争议,唐建在证监会询问笔录中也提出过申辩,但证监会经复核,根据上投摩根有关公司研究员和基金经理助理职责的说明,唐建于2004年4月加入上投摩根,担任研究员;2006年1月兼任阿尔法基金经理助理。

上述调查结果,唐建向记者表示异议,他说上投摩根α和成长先锋两只基金当时的相关公告里都没有提及其担任阿尔法基金经理助理一职。

记者就此调阅了两只基金当时的相关公告,的确未曾提及唐建担任过基金经理助理一事。

唐建二辩:没有在“妖股”前期向基金推荐买入“新疆众和”

唐建申辩的另一个关键在于,他是否在2006年3月向阿尔法基金推荐买入过“新疆众和”股票。

在处罚决定书上,证监会称经查明,2006年3月23日,唐建以上投摩根研究员身份建议调整上投摩根阿尔法基金、中国优势基金二级股票池,增加“新疆众和”股票为可投资对象;2006年3月28日,唐建电话向阿尔法基金的基金经理建议买入“新疆众和”股票。

正是2006年3月28日左右至5月底,新疆众和变身“妖股”,短短两个月飙涨近300%,多次放量涨停,主力手法凶悍。

但是唐建告诉记者,上投摩根在3月份买入新疆众和是依据国金证券相关研究报告买入而不是他提供的建议。唐建说,上投摩根应该有原始记录。

“我真正以研究员的身份推荐公司买入新疆众和是在7月。”此前面访时唐建曾给记者看过当时他撰写的新疆众和研究报告。

“上投摩根的投资流程是相当严格的。所有候选股票在一个基金池里,基金经理有权将股票调入基金池。但基金经理买卖每一只股票都需要有书面报告支持。有外部报告的可以直接购买;没外部报告的,研究员写完研究报告以后,投研部门开会讨论是否加入模拟组合中,最后由基金经理决定买或不买。”

唐建描述了上投摩根相关投资流程,他的结论是:“我作为研究员,职权是非常小的。”

唐建案细节外界很难查证

唐建申辩的两个问题,截至发稿记者无法具体考证。证监会相关处罚决定既出,在基金公司、营业部等机构保存的一些资料,将更加难以调阅。

理财周报向基金行业了解相关情况,以佐查唐建说法是否合情理。一位基金公司业者提出疑议:“任命基金经理助理可以不公告。”因此,从公开信息尚难以确定此情节。

当时外界对于其隐退后多个版本的传言,唐建都一一向记者否认,“外面说我开餐馆,和重庆私募聚会喝酒,继续在搞投资,住仁恒河滨豪宅都是谣言。”

说到下一步打算,唐建显得很无奈:“我能干什么?以前为了给基民创造更多利益,我没日没夜地工作,挖掘了很多牛股,连妻子生孩子我都出差在外,现在落得这种境遇……”唐在电话那头沉默。

处罚决定杀鸡儆猴

当事人提了一条建设性意见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管唐建是否真正有意通过老鼠仓获利,其违反基金从业人员相关规定私自买卖股票却是不争的事实。

从这次处罚决定书以及公开发布的此类案件调查细节的情况来看,监管部门有充分能力对该类案件进行全面调查取证,“公布那么详细的调查细节明显是监管机构‘杀鸡儆猴’的策略之一。对于其他尚未暴露在外的老鼠仓事件来说的确具有警示作用。”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在公布相关处罚决定之后,证监会再度要求对基金公司对从业人员加强风控管理,包括利益冲突行为、通信监控、基金经理注册、投研人才储备等方面。

另一积极信号是,有证监会负责人于近日正式对外表示,证监会正在积极推动立法部门对相关立法进行修订,在刑法修订案(七)增设“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背信罪”,专门对这类严重失信的行为进行刑事制裁。目前,证监会法律部已经完成相关的立法建议。

不过,作为事件当事人的唐建向记者表达了不同看法,他认为应该鼓励基金经理买股票,但必须要公告自己什么时候什么价位买进及抛出。这就像上市公司高管增持自己公司股票和基金公司申购自己公司基金一样的道理,是一种激励机制。表明基金经理对所买股票有信心,这也是对基民负责的一种表现。

张伟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没有"睡后收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