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权贵资本主义倾向值得警惕

2008-01-12 11:26:12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由网易财经直播的光华管理学院主办的“中国改革三十年——评价与展望”论坛在北京举行,以下是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的讲话全文。

论坛直播

茅于轼: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各位领导,非常感谢光华管理学院给我在这样一个隆重场合下一个发言的机会,我讲题目是从制度演变看改革以来财富的创造。记得在10年以前,1998年也是在北大我有一个发言当中也提到这个问题,为什么穷国和富国同工不同酬,干一样的活在穷国的收入低,富国的收入高,从最简单的劳动,餐馆里面洗碗,到最复杂的工作当医生或者当教授,你在中国拿的钱少,在美国拿的钱就多,为什么一样的劳动数量、质量都一样,可是在富国钱就多,生活就好了?正因为这样有很多的人希望移民到发达国家去。

这个问题提出了10年,我一直在想自己的答案。今天我把我的一些想法给大家介绍介绍,我觉得我们比较全世界的穷国,全世界的富国,他们确实有一些共同的东西,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富国都是一个讲人权的,平等自由的以商品交换为主要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穷国从基本上讲在这方面有问题,平等不够,自由不够,人权不够,这什么道理?二者之间有关系呢?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交换创造的财富。因为我们在学传统的政治经济学里面,认为交换是不创造财富的,劳动创造财富,交换只是产品的转移,因此对于交换认为是一种多余的东西,而市场经济的特点恰好就是交换,而且交换是创造财富的。何以见得交换能创造财富呢?在什么情况下的交换创造财富呢?在计划经济我们没有交换,所以计划经济创造不出财富来,在市场经济下为什么交换能创造财富。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交换是两方面都同意的,两方面都同意就说明对自己有好处,两方面都觉得对自己有好处,那就说明一定有财富的创造,如果没有财富创造,我得到好处你就要吃亏,你得到好处我就要吃亏,现在你也得到好处,我也得到好处,那岂不是一定有财富的创造吗?我想这个逻辑非常简单明了,就说明交换是创造财富的。

所以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参与交换,都能去创造财富,这个社会的财富就蓬蓬勃勃地创造出来了,我们改革30年它的特点也就是在大家有机会去参与交换,当然有一个例外,我跟你交换,你也赚了我也赚了,但是把第三者坑了,这个叫做经济学上的赴外不幸,整个社会财富增加不增加,那就不一定,这个是例外的,但是交换创造财富的困难在什么地方?它必须是平等自由的两个人,如果我胁迫你或者欺骗你,那我就可以剥削你了,只有平等的自愿的这种交换才能够创造财富。我们看交换创造财富从微观上看,一个商品从我的手里转到你的手里,我是卖方你是买方,卖方对商品的估值比较高,买方对商品的估值比较高,卖方我有一个价格底线,低于这个价格我就不能卖了,我就吃亏了,买方也有一个价格,是高于这个价格他不买,这两个底线中间有一个距离,这个距离就是成交价的范围,一旦成交买方卖方双方都感觉到赚了钱,不一定赚钱但是对自己是有好处的,我们从最简单买一个面包,一块钱一个面包,买方那一定认为这个面包价值超过一块,如果他认为只值9毛钱,他干嘛花一块钱买它,卖方它的面包价格是它的成本,它的成本可能是8毛钱所以他卖掉一个面包能赚两毛钱,如果这个面包成交了,买方卖方都得到好处了,这是最简单的交换。复杂的交换比如一个企业的买卖,连场地、技术、设备、工人、技术、专利、市场、管理统统一块儿卖掉,也是从一个价值低的卖方转手到价值高的收购方,企业的并购,也是一个从低价值转移到高价值的过程,所以说每一个买卖都是从低价值变成高价值,因此社会的财富就增加了,一个企业从盈利能力低的老板手里头转手到盈利能力高的老板手里头,它的生产能力增加了,社会的生产力增加了,对社会是有非常大的好处。

我们看看这张图,这张图是微观经济学的一个供应和需求曲线,这是某一个产品的全社会的供应和需求,现在我们假定说有一笔买卖做成了,买方在需求线上,他可能在这个点上,现在出的价钱在这个点,因此这一段距离我们叫消费者剩余,那么从卖方它的成本可能是某一个商家,它的成本在这儿,它出售的价格在这儿,因此这一段距离就是卖方的盈利,卖方的盈利加上消费者剩余,双方都有好处的,因此这样一个好处就推动了交换的时限,这是对某一个商品来讲。某一个交易是这样子,对这个商品的整个交易我们看到就是P×Q,就是这个点的P×Q,就是这一块面积,如果这个产品是最终产品,那么这一块面积就是GDP的部分,这就说明交换它是创造GDP的,不过这个GDP里面没有统计消费者的剩余,这个三角形在GDP里面统计不出来,但是我们在做经济分析的时候是非常需要它的。

我们说交换对双方都有利,因此它很自然的就会实现,可是由于平等自由这个条件很难实现,所以一直到19世纪以后,才把交换变成一个制度,就是市场制度。在此以前,人的财产权没有,人生权没有,没有自由选择的机会,有各种限制,所以到了19世纪以后,才把交换变成了市场制度,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条线表明了19世纪以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和人口的总数变化,在公元开始的时候一直到1800年,这1800年中间人口增长得很缓慢,寿命增加得很缓慢,当然这两条线不是很确切,因为这里面发生的事我们确实不知道,但我们可以肯定的就是从19世纪或者18世纪末人口和寿命的增长有非常大的速度的增加,这一张图表示了这样一个变化,它的原因是什么?我想值得我们所有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家去思考。由于人权逐渐被确定,剥削越来越困难,你要寻求一个好生活就得自己创造,人的聪明才智就用在了财富的创造上,那么交换促进了社会的分工,生产效率大大地提高。

下面我想给大家介绍Milton.Friedman提出的一个矩阵,这个是花谁的钱,为谁而花?我简单的说一说。第一种情况A用自己的钱为自己花钱,比如说你在超级市场买东西。B这种情况是花别人的钱为自己,你比如说你可以报销一个月一百块钱的书报费,这是别人的钱,但是买的书报是你自己用的,你一定会尽量买自己喜欢的书,但是你不会节约。C的情况是自己的钱给别人,我一定很省得花,因为我自己要出这个钱,但是我不知道花得对不对头,也可能猜得不对,变成一个浪费。D是用别人的钱为别人,比如你是一个单位的领导,你有权支配一笔钱,这笔钱又不是你自己花的,那么你有权在审批,Friedman用这个矩阵是批评美国福利国家的一种倾向,本来是自己花自己的钱,拐了个弯,变成政府花别人的钱,变成最没有效率的D,用别人的钱为了别人而花,我们可以举这样的例子,Friedman主张基础教育义务教育是政府花钱,政府管义务教育的人,把这个钱是别人的钱而不是他自己的钱,办教育为了谁?为了别人的孩子。类似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在改革以前也盖了一点房,那个怎么盖的?是计划部门盖的,是D的这种情况,现在这个房地产市场变了,用自己的情况买房,变成A这种情况,因此房地产市场就能够得到比较高效率的,减少了各种浪费。我受到了Friedman的启发,提出了一个生产矩阵,Friedman是一个消费矩阵,用谁的劳动为谁挣钱,A这种情况是用自己的劳动为自己赚钱,比如说一个独资企业或者一个马路边上的小商小贩,这种企业就是用自己的努力为自己赚钱,不会偷懒,一定会降低成本,也没法贪污,钱都是自己的。这是效率最高的。

然后B这种情况是用别人的劳动为自己赚钱,比如说我是一个小餐馆的老板,我雇两个人帮我搭理餐馆,别人的劳动为我赚钱,他的劳动他一定要偷懒的,我就得花时间去监督他,差不多大部分的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这就有一个监督费用在里面。C这种情况是用自己的劳动为别人赚钱,最典型的就是义务劳动,义务劳动是用自己的劳动,其实不是为了自己,比如说我们每年到了3月12号植树节的时候,国家领导人扛着铁锹,大家跟着他种树去,这个种树就是义务劳动,为的是别人,效果怎么样?那就不晓得了,只管种,活不活不关他的事,只要种的时候冒了汗,拍了照,证明我参与了劳动,至于树怎么样这个很难说,大家知道在计划经济的时候全国是义务劳动,大家都是无私奉献,都在干义务劳动,所以劳动非常没有效率的,我只要表现出我尽了力了,流了汗,就完成任务了,至于这份劳动到底对社会有什么用场,根本不问它。D这种情况是用别人的劳动为别人,这是什么情况?比如说一个国营企业的经理、厂长叫他的手下人好好干,他就是叫别人劳动,为别人赚钱,跟他没关系,这种劳动肯定干不好,所以Friedman提出一个消费矩阵,我在这儿提出一个生产矩阵,我觉得生产矩阵跟消费矩阵有同样的重要性。同样是D这种情况在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中间还是不一样的,国营企业的老总上头没有人了,虽然上头也有董事会,实际上那个董事会不起作用,但是民营企业不一样,民营企业的厂长经理他是打工的,谁雇他?董事会雇他,董事会还要监督他,所以情况还是有所区别。

我再提一个矩阵,这个矩阵是叫做人体利害矩阵,对别人有利有害和对自己有利有害,也有四情况,第一种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那是最好的。 最坏的情况第四种情况,对别人有好处,对自己有坏处,我们应该使一个社会尽量做到第一种情况,怎么做到呢?很简单,你要让每个人有权利保护自己,因为这四种情况只有第一种情况是没有人受损害的,其他三种情况都有人受到损害,你要每个人有权利保护自己不受损害,其他的三种情况就不可能发生,所以为什么要人权,就是使得每个人有权利保护自己,国家帮助个人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力量是很小的,只需要国家来保护,需要法院、检察院、公安需要他们来保护每一个人,每一个人能够利用这个力量保护自己。如果能够真正做到一个人权社会,每个人能够不受侵犯,只能发生第一种情况,其他三种情况都不会发生。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仔细谈,我只谈一谈第四种情况,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的思考,损人损己,对自己没有好处,对别人也有坏处,这是一种什么情况呢?一般讲正常人不会犯这种错误,只有疯子才会干这个事,可是我们中国人干了10年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干的什么事,就是第四种情况,阶级斗争,我把你斗得死去活来,对我有什么好处?没什么好处。文化革命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使全社会的痛苦极大化,如果痛苦可以相加,你的痛苦跟我的痛苦加起来,那文化大革命就做到了这一点,使全社会的痛苦极大化,连他的发动者得到好处没有?我都觉得奇怪。这种事现在还有没有?当然大规模的扩大有了,但是小规模还是很经常发生的。我们说恐怖分子身上绑了炸弹去炸别人,这是干嘛?他就是损人损己,可是他认为他这个是最高尚的,最好的,你们都是糊涂人,我才是明白人。所以我们就看到一个人受蒙蔽,受错误的信仰,误导的时候,这个社会就非常危险,这是我的看法,也可能有的人不这么看,认为你糊涂,我才是对的,我的人生目的就是这个,你们就是不明白。

这个问题我觉得值得我们大家来思考,来讨论,搞清楚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觉得你从最根本的问题想,你会发现好多好多的问题,我们原来的想法都有问题。这一部分我就不讲了。

我们改革以来百姓的自由扩大了,选择职业、创业、交换、旅行本来是完全没有的,现在越来越多了,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的财富得到了非常大的空间的增长,我们还不大愿意提平等自由,我们很怕提人权,你要开个会是讨论人权,可能公安机关就来看了,我们还有很多的特权,长安街上不可以左转弯,但是有特权车就可以左转弯。我们看电视北大清华可以看凤凰卫视,别的地方不能看。你到五星级酒店可以看,到四星级酒店就不能看,我们一个人死了,在八宝山你还是进堂还是上墙得看你的级别,我们的司法对于高级干部不起作用,高级干部只有双规以后移交司法机关去审理,在没有双规的时候你司法机关对他是无效的。人权的落实问题非常多,所以我老师就讲,吴敬琏就讲。我们有可能限制权贵资本主义,就是一个讲特权的市场经济,这个就是我们可能进入误区的一个非常值得警惕的方面,谢谢大家,我就讲到这儿。

齐栋梁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成功人士,超70%都是内向性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