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行情搜索:

中国"血铅事件"敲响环保警钟

2006-10-03 14:39:02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黑马推荐

今年春天,医生们在治疗一位在严重的电击事故中受伤的五岁男童时,发现了另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男童血液里的铅含量已达到相当危险的水平。

这个发现揭开了中国最为严重的的铅中毒事件之一。在中国西部甘肃省群山环抱、与外界相对隔绝的新寺村,一家制造铅锭的工厂已在这里生产了10年。铅锭通常用于生产彩色电视显像管以及电缆,然后这些产品又被销往世界各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政府官员说,这家工厂排出的有毒气体含铅量是准许排铅量的800倍。

迄今为止这个村里所有接受检测的村民(包括来自三所学校的250名儿童)都被查出体内含铅量超标。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Xinhua)报导,在这个1,800人的村庄中有10名儿童仍在住院接受治疗,至少有4人的大脑受到了严重损害。

村民周翔(音)说,这个村子里面每个人都受到铅中毒的侵害,我孩子的手指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的儿子每升血液中的含铅量为488微克,已在医院接受治疗。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称,儿童血铅含量超过每升100微克(美国中常用的衡量标准是每分升10微克)就可能带来危害。众多研究表明,血铅含量略高于这个水平都会导致永久性的神经创伤和智商下降。

新寺村的家长们紧紧握着仔细折好的实验室检测结果,并指着304、488甚至是798这样的数字说,他们终于明白了孩子们为什么总说感到恶心、头疼和其它部位疼痛。他们说,孩子们的牙齿都是黑的,有的根本不长牙齿。家长和老师都反映孩子们有记忆力和注意力不好的问题。

这场灾难体现了在面对中国飞速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环境损害时中国民众是多么的脆弱。这些损害最终将引发影响一代人的健康危机。政府官员表示,即使在上海以及广东省等中国相对富裕的城市和地区,环境不断恶化是导致畸形儿出生率上升的元凶之一。

污染控制措施的不足已使中国的土壤、水源以及空气受到了铅、汞及其他污染物的侵害,这种现状使数百万儿童血液中有毒金属的含量达到了极其危险的水平。更糟糕的是,曾经污染西方国家的众多制造业在中国找到了新的栖身之地,因为在这里环境法规的执行力度较松。

北京大学医学部(Peking University Health Science Center in Beijing)研究人员回顾了过去10年的数据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约34%的中国儿童血铅含量超过WHO规定的最高限。新寺村等设有工厂的城镇情况更糟。而在美国,血铅含量超过WHO限制水平的儿童不足1%。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附属新华医院(Xinhua Hospital)的儿童铅中毒专家颜崇怀说,含铅量高“在我的诊室内非常常见”。颜崇怀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进行治疗。该院最近接收了来自福建省的两名儿童患者,由于接触被铅污染的滑石粉,两名儿童的血铅含量分别为700及500。

在中国,铅在制造业中仍然受到“重用”,因为它储备充足、价格低廉、可锻性强而且不容易被腐蚀。铅化合物通常被添加至塑料及乙烯基中以增强它们的抗高温性能。由于铅很重,它通常还被添加至价格低廉的金属制品中,以使后者显得更加坚实。

铅粉还会被添加至那些按重量出售的草本产品中,以增加它们的重量提高价值。如果铅处在稳定的溶液中,它可能不会产生危害。但是玩具及珠宝中所含的铅则特别危险,因为儿童可能吞下这些东西。

中国的铅问题重新引起了美国监管当局的关注。两年来,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onsumer Products Safety Commission)已经召回了大约20种含铅量过高的中国进口产品,其中包括海滨遮阳伞、便携式卡拉OK设备及做成动物形状的手电筒玩具等多种商品。

纽约Montefiore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at Montefiore)负责铅项目的约翰•罗森(John F. Rosen)说,鉴于经济全球化的特点,海外的制造过程可能对美国儿童的健康产生重大影响。

今年早些时候,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4岁男孩吞下了作为锐步(Reebok)运动鞋赠品的金属饰物后,最终因铅中毒而死亡。这块金属赠品就产自中国,含铅量99%。

锐步(Reebok International Ltd.)的一位代表称,公司非常重视产品安全问题,出了这次事件后,公司立即在25个国家召回了50万件产品。此后,公司加强了对供应商的监督,增加了对产品中有害物质的检测。

中国的污染问题不禁让人想起十九世纪英国以及其他很多国家工业革命时期的情形。不过,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政府官员已经深切地认识到包括铅在内的有毒物质的危害。

中国防范铅中毒的斗争尚处早期阶段,而美国早在30年前便开始展开此类行动。六、七十年代,每年都有数百名美国儿童因严重的铅中毒入院治疗,主要与接触含铅涂料和汽油有关。由于当时医疗水平低下,这些患者中每4人就有1人死亡。诸多的死亡案例促使监管部门加强了立法,禁止在涂料、汽油以及其他很多工业产品中添加铅。七十年代,美国通过了一系列环境法案防止工业污染的蔓延,有关铅污染的防范便是其中之一。

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疗中心(Cincinnati Children's Hospital Medical Center)教授布鲁斯•拉菲尔(Bruce Lanphear)表示,如今,中国也开始面临工业短期利润与人类和环境成本的长期负担之间的权衡。

在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中国政府一度忽略了经济发展对环境造成的危害,不过眼下政府开始努力治理这一问题。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限制铅污染,例如在九十年代末淘汰了含铅汽油,通过了更严格的有关工作环境的法令。不过,中央政府也发现他们的努力经常在地方政府受阻,因为本地经济增长成为衡量地方官员政绩及升迁的重要指标。

新寺村就很难成为治理环境的战场。从这里乘车到附近最大的城市西安市大约需要8个小时,这里仍然以农耕为主,居民住的还是带有木框窗户的尖顶泥土房屋。

10 年前,徽县有色金属冶炼有限责任公司(Huixian Hongyu Nonferrous Smelting Co. Ltd.)在这里开设了一家铅矿石提纯加工的工厂,该公司当时由政府所有的甘肃洛坝有色金属集团公司(Gansu Luo Ba Nonferrous Group)所有。

政府官员表示,该工厂每年生产铅锭5,000吨,排出了大量存在污染的工业废渣。据其母公司的网站显示,这些产品中有一部分被用在了出口美国和韩国的电视机屏幕或电缆上。

这家工厂坐落在一条小河边,与当地的小学近在咫尺。它的大烟囱成了这个村庄最醒目的标志。这里离任何铅矿都不近,也没有方便的交通。一位本地官员表示,工厂之所以建在新寺村而不是大城市是因为在这里可以躲避监管审查。中国环境监管部门及一些环保主义者表示,重污染工业向农村转移的现象越来越普遍,那里的监管相对薄弱一些。

有迹象显示该工厂针对自己的工人至少实施了一些最基本的安全检查,这里的很多工人来自外村。该公司经常要求工人验血,辞掉那些血液铅含量过高的人。42岁的新寺村居民周飞(音)就因为验血结果不合格而失去了这份工作。他的邻居说,他现在已经记不得日期了。当记者直接询问周飞时,他甚至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在这家工厂工作过。

新寺村的很多居民说,他们并不知道这家工厂排放的铅粉尘会有这么严重的危害。“我们只是农民,”村民徐民正说,他两岁的儿子的血铅含量达到了每升263微克,7岁女儿的铅含量达到316微克。他指着工厂的大烟囱,看着这些烟尘随风掠过玉米地和晾晒的红辣椒说,“我们并不了解铅的危害,但是政府官员应该知道。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处理这种问题。”

Shai Oster / Jane Spencer天涯

精彩推荐

今日网易财经看点



排行榜

今日网易科技看点


网易财经,更多精彩在首页
网易财经,更多精彩在首页,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163-9016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